菜单导航

網絡直播的倫理反思

作者: 兰亭文学 来源: www.ltpic.cn 发布时间: 2020年02月05日 07:06:04

來源:《新聞愛好者》2019年第9期

【摘要】網絡直播具有實時互動的傳播方式、多元化的直播內容和大眾化、草根性的直播主體,在發揮作為互動分享平台作用的同時,網絡直播背后出現的語言暴力、內容低俗等失范行為阻礙了直播平台的健康發展。以直播平台、主播、用戶三個方面為研究對象,對網絡直播倫理失范的原因進行分析,提出構建網絡直播倫理原則、培養參與者的責任意識、推進法制化管理等相關對策,以期為用戶提供優質健康的娛樂視聽服務,推動網絡直播向更加健康的方向發展,淨化網絡傳播大環境。

【關鍵詞】網絡直播﹔倫理失范﹔對策

2016年被稱為“網絡直播元年”“直播的全民時代”,第43次《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》顯示,截至2018年12月,中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到3.97億人,用戶使用率為47.9%。[1]技術進步使用戶和主播通過手機或電腦進入了“隨走、隨看、隨播”的移動視頻直播時代,打破了以往視頻直播的“專屬化”門檻和話語的壟斷格局。在網絡直播迅猛發展的同時,其引發的失范現象也讓公眾十分擔憂。因此,需要多元主體聯手共同治理,為網絡直播創造良好的發展環境。

一、網絡直播概述

(一)網絡直播的定義

網絡直播是通過PC端或者手機在互聯網平台上實時發布、實時互動的新興網絡社交方式。網絡直播借助媒介技術將用戶和內容聯系起來,在網絡虛擬世界中,用戶不僅可以觀看內容,還能成為內容的創造者。作為一種新興的媒介形態,網絡直播以其低成本、強畫面感和強互動性向用戶展示了真實生動的現場場景,成為社會交往、內容傳播和內容消費的一種方式。網絡直播已有數十年的歷史,其發展歷程經過了“直播1.0:PC秀場直播”階段、“直播2.0:游戲直播”階段和“直播3.0:泛娛樂、泛生活直播”階段,目前網絡直播行業正在向“直播4.0:VR直播”階段邁進。當前,網絡直播行業以最知名的秀場類直播、人氣最高的游戲直播和快速發展的泛娛樂、泛生活類直播為主,在內容形式上呈現出三方分化的狀態。

(二)網絡直播的傳播特征

1.實時發布、互動的網絡直播方式

技術的發展為信息的同步傳播提供了支持,借助直播的及時性和互動性,受眾可以更真切地感受現場氛圍。時效的同步讓發布主體與觀眾之間的距離感減到最小,使觀眾對於直播的內容有身臨其境之感。網絡直播突破了以往的單向傳播模式,使“一對多”的實時互動成為可能。受眾不再是被動接收信息,可以有選擇性地接收內容,利用彈幕來與發布主體進行互動,還可以在直播中送給發布主體虛擬“禮物”,主播為了吸引受眾關注和收到更多贈送的禮物,通常會與之進行互動。正如在“使用與滿足”理論研究中把受眾看作是有著特定“需求”的個人,他們的媒介接觸活動有特定的需求和動機,並在互動過程中需求得到不同程度的滿足。

2.多元化的網絡直播內容

網絡直播的內容豐富多元,大致可分為泛資訊類和泛生活、泛娛樂類。泛資訊類直播的內容包括新聞、財經、軍事、科技等不同品類,具有新聞價值或知識價值。此外,還有主打生活和社交的直播平台,其內容偏向於生活化和娛樂化,主播主要直播唱歌跳舞、化妝技術等才藝或展示自己的生活工作內容等。這類網絡直播平台的出現滿足了大眾可以選擇以完整的“我”或某一層面的“我”來進行互動,也滿足了受眾的窺探欲和好奇心。馬萊茨克的大眾傳播過程模式在對受眾進行研究時強調,受眾會受到來自“媒介的壓力”,如報紙需要受眾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准,電視需要受眾具備相應的接收條件。[2]在網絡直播過程中,通俗的內容和網絡的隱匿性將這份“壓力”減到了最小,其淺顯易懂的內容更加貼近生活,每個人都可以隨時切換不同的身份,傳統的年齡、職業、地位等屬性變得模糊。

3.大眾化和草根性的網絡直播主體

在全民直播的時代,對網絡直播的技術要求很低,人們隻需要一部手機或一台電腦就能進行直播或觀看直播。一個直播平台的受歡迎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直播的主體,網絡主播與電視節目中的主持人不同,在網絡主播中每個普通大眾都可以加入直播的行列。網絡直播的另一主體——受眾大致可分為三類:不消費隻圍觀的普通人群,他們是網絡直播平台的中堅力量﹔進行消費和互動的粉絲人群,他們是網絡直播平台的主要擁護者﹔瘋狂消費和互動的“土豪”人群,他們是網絡直播平台利潤的主要創造者。統計數據顯示,我國網絡直播用戶主要集中於二、三線城市和地區,一線城市用戶數量佔有率一般。我國直播行業用戶的黄金岛棋牌哪里买外挂水平分布不均,碩士及以上高學歷者佔6.3%。[3]

二、網絡直播的傳播倫理研究

博评网